about

Hi, I am a Chinese. And I am a biostatistician working in Nashville now. I have studied four years statistics at Shandong University, Weihai in China. Weihai is a very nice city. It was my happiest time and I met many friends there. Then I furthered my education to biostatistics in North Carolina, US. I still met many kind friends there and they helped me a lot, but I really do not like that city and the program and major I studied is not my interest, so I left that city as soon as I graduated. My interestes is in applying statistics and computer science knowledge to genetics and EMR research. I enjoy programming and learning new knowledges. I am also interested in the machine learning algorithms and hope to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of the same interest. In the future, I might go back China because I really miss my parents or go to Seattle to work for some time.

The reason I built up this blog is that I nearly began to study the knowledge of statistical genetics all by myself. Many people’s personal technology blog help me a lot and I really benefit from their descriptions in detail of a specific field. They do not charge for anything since knowledge is priceless. I always believe the science will change the world, the person who create the first product will bring us a new world, no matter Steven Jobs, or Elon Musk. I especially like the sentence Elon Musk named the SpaceX’s second autonomous boat: “Of Course I still Love You”, no matter whether other people will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doing, no mater whether the world will stand by you, just insist on what you like and enjoy what you are doing.

Hi 我是小维子 现在隐居在美国南方一个非常保守的州田纳西的首府纳什维尔 据说这是美国乡村音乐发源地 但跟我没啥关系 总之是个比较文艺小清新的大农村 有一家总是卖过期产品的亚洲超市和三家能吃得下去的中餐馆 我在这里做跟基因和电子医疗大数据相关的打杂工作 时间倒叙到高中毕业那年 因为招生办的人说统计这个专业在数学院 我一想做数学题可以消磨未来漫长的光阴 就没工夫抑郁和思考人生了 又一想我这脑子读纯数学肯定不行 就报个统计吧 所以我就去了一个叫威海的城市 开启了快乐的大学生活 宿舍后门走十分钟就是大海沙滩阳光 直至今日那依然是我最喜欢的城市 如今我一人租住着很大的公寓 却非常怀念当年和室友冬天穿着拖鞋奔向公共澡堂进去还要排队 回来还要在走廊专用插座吹头发的生活 大学前两年的基础课很多很抽象 跟我当年报志愿单纯做数学题的想法截然相反 数学证明题想不出来就是想不出来 那两年我一直处在云里雾里 不过人虽笨但有室友相助 好在那个学校的老师讲课不像美国这边是意识流 几乎没有老师用PPT 全部在黑板每个式子每个证明地手写 当年虽然听不懂也不觉得什么 直到来美国上过了一些课才知道那些手写的逻辑证明与演算对我这样反应慢的同学有多么地珍贵 大三开始上专业课我好像突然就开窍了 我能听懂课了而且证明也都得心应手了 那时贝叶斯的课本是个漏洞和印刷错误百出的教材 我和室友们上课最大的乐趣就是给书挑错 那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学这些能干嘛用 彼时我的室友现在的李博士已经开始展现她码代码的天赋了 前两年因为我妈说有个同事的孩子要去荷兰留学 我就也跟着有一天没一天地学学雅思混混日子也打算去荷兰见见世面 直到大三那年 我觉得我得坚持自己的专业 就正式决定去美国了于是开始没日没夜地学托福GRE 因为看不上中介不懂我的专业所有申请都是自己办的 那时我在文书里写过我对如何对高维数据降维很感兴趣 没想到之后种种意外的选择我竟没有脱离最初的愿景 只是一念之差让本来准备收拾行李去玉米地读书的我临时变卦 去了一个全是森林的地方读了生物统计 可能大学四年的证明太根深蒂固了 造成我总是想要探求溯源地弄懂这个问题为什么是这样为什么可以这样 但那里的课永远在教你如何interpret 我脑子转的慢那里的老师上课又是意识流 直到后来我已经完全无法忍受那些老师逼逼的课了索性就不听了 那种听不懂和大学时的听不懂完全不同 但老师们留的作业和小项目质量还是很好的 我开始靠着作业和小项目全部自学 后来很大一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做暑假实习和毕业论文的项目上 做的项目因为各种原因跟我上过的课没有什么关系没想到最后竟意外因为这些找到了现在的工作 做项目跟大学时做数学证明题完全不一样了 我终于知道我学那些可以干什么使了但也不再像证明数学题一样需要自己动脑想解决的步骤了 因为R或python里面的包几乎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在那个都是森林的地方我非常迷茫 我对生活的要求本来就不高 也许那两年学习之外的生活也特别不顺利 但身边仍然有朋友们 只是对我喜欢什么想干什么我非常迷茫 后来遇到了现在的老板 找了那么久的工作没有人做也没有人尊重过做过的项目 老板是第一个跟我说他就需要把这两类东西合起来做的人 很赞同他的思想观和对这个领域未来的看法所以愿意给他干活 其实我能做的还是那些也不像博士会有科研的压力 我仍然非常迷茫也不知道未来该干什么 但在这里最好的是这里有着别的地方没有的数据和资源我每天都可以学习到新的知识 我也可以做自己不讨厌的东西和工作 25岁像一个分水岭是个尴尬的过度 这一年我开始意识到人生中除了家人有两个特别珍贵的也是我不能失去的 一个是朋友一个是知识 我希望每天工作做的东西都能有意义想过稳定的生活但又想去更大的世界涨涨见识 所以我喜欢一切开源的东西 所以我喜欢github也建了一个博客 生活在曾经或者未来都可能带给我很多痛彻心扉的经历也带给我过很多快乐 但在生活之外我仍然希望知道自己能够坚持一生去喜欢和执着的事情和工作 所以我不在这个博客分享和生活有关的东西而是选择分享一些技术性的东西 因为我希望分享着分享着我就能自己找到答案了